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主管

中國建設報社主辦

大資源平臺 ■ 大數據高地

登錄查找

兒時農忙季
2019-06-21 15:11:59來源:中國建設報    作者:戴建高

小時候,我在浙南楠溪鄉下長大,有麥稻假。一臨農忙,學校應時放假,全民出動。

割麥時,天氣轉熱,我家一畝三分地,可真是夠父親、姐姐我們仨忙活的。那時,扛稻桶、上稻梯、脫粒、揚場、束麥秸,我樣樣都會,而且比姐姐還要快好多。曬著太陽,麥芒順著汗水流過的地方,不但直戳你裸露的每一寸肌膚,還傷及衣內肉身,似被嚴刑拷打過一般。然而,想到能讓周身細胞沸騰的“嘗新麥餅”,精神立馬又回來了。“嘗新麥餅”,是指將剛剛收割的麥子曬好磨成面粉而做的麥餅。盡管母親做的“嘗新麥餅”皮厚、餡兒淡,又不均勻,但它的味道是我一生的惦念與回憶……

麥收完畢,麥子歸倉。接著,除田草、鏟田埂、燒火糞、灌水、犁田、耙田……有的田還要反復翻耕數次、曬垡,方能插秧。這段時間,人勞牛更疲。牛兒日夜耕地,常有落淚,甚至還有累死在田頭的。遇上“善解牛意”的農人,會適時給牛補給好草、番薯干、麥麩等,更有人不惜用竹筒給牛喝黃酒,補身子。

那時候,耕牛大約是農家最值錢的“物件”了。幾乎挨家挨戶都養牛,有的人家還會養三四頭。鄰村每月一次“牛市”,可熱鬧了。村里的松哥,每日放牛二三頭,晚歸的牛兒,腰身鼓突,真是羨煞旁人。不過,他還有絕活,能將拳頭塞進嘴里,聽到鼓掌喝彩,輕松取出拳頭。我那時也喜歡放牛,試著用樹葉做哨子,哨聲悠遠,能暫時忘卻牛虻、蚊子的叮咬。

記得10來歲時,我便開始學插秧。12歲那年,我獨自插秧的速度不比大人慢。插秧時,要擼袖卷褲,弓腰半蹲,隨著手沉苗落,瞬間眼前爬滿“綠格”。插秧是有訣竅的,移動身子時,左手手指剝離秧苗,右手接續,如此往復。秧苗深度也大有講究,太深影響秧苗生長,太淺會讓秧苗漂浮上來。

有一年,我們將嶺根一畝田拉線下秧,行列對直,令過往行人嘆為觀止!

流年似水,轉眼已30多年不再親歷割麥、插秧、割稻等農事,少時“讀書伴農”的日子也一去不復返。反倒是,今年端午節前夕,在鄉下岳父家屋后,再睹田地一派麥收后的景象:雞兒啄食、農人曬麥、處處燒火糞,隨著此起彼伏的噼噼啪啪聲,濃煙升騰,熏黑半邊天空,直叫低飛的麻雀,倉皇逃遁。

這一場景,頓時讓我想起了30多年前幼時農忙的“非常”表現,趕忙拍了數張照片留作紀念。

這一場景,也與宋人翁卷筆下所描寫的“綠遍山原白滿川,子規聲里雨如煙。鄉村四月閑人少,采了蠶桑又插田”的鄉村農忙景象無異。

只是如今,鮮有蠶農,農事還是年年如期而至。


網友評論
? Top 江苏老快3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