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主管

中國建設報社主辦

大資源平臺 ■ 大數據高地

登錄查找

大山深處的幸福回響——“精準扶貧”的“武陵答卷”
2019-10-29 14:25:50來源:中國建設報    作者:周 楠 向定杰 譚元斌 李 松

在武陵山深處的湖南省懷化市靖州苗族侗族自治縣大堡子鎮上河村,今年秋天,貧困戶唐邦順迎來了3件喜事:全家依靠易地扶貧搬遷住進了新房,自己在新家附近的工廠找到了工作,女兒考上靖州縣第一中學。唐邦順在大門外貼上對聯:“搬出大山住新居喜上眉梢,升學上班兩不愁樂在其中”,橫批“三喜臨門”。

這是武陵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脫貧攻堅的一個縮影。近年來,武陵山片區發起了脫貧攻堅戰。

吹起沖鋒號

貴州省銅仁市有29.33萬名貧困群眾要搬出大山,其中12.55萬人直接搬到銅仁市主城區和開發區,相當于一個中等縣城規模,在全國少見。

為完成跨區域易地搬遷等艱巨任務,銅仁市、縣兩級選派了近2000名科級以上干部包村、4萬多名干部包戶。“我們發起了脫貧總攻!”銅仁市市長陳少榮說。

銅仁市沿河土家族自治縣,烏江邊,“掛”在峭壁上的一口刀村令人望而生畏。“腰里別著一口刀,日起陡子上高毛,轉過坳口到龍灣,日落萬丈下涼橋”,一句順口溜,講述了過去走完一口刀村的陡子、高毛、坳口、龍灣、涼橋幾個組,要花一整天時間。全村360戶人家,近1/3是貧困戶。在高毛組,34戶村民只有1.5畝水田,大家輪流耕種,輪一圈要34年。

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,怎么辦?“市縣領導來反復調研,最后拍板,搬!”村支書朱永學回憶說。

2017年,易地扶貧搬遷的號角在這里響起。

如今,200多戶村民搬遷到了200多公里外的銅仁市城區,開啟了全新生活,住上了新房,家門口進廠上班,一個月工資趕得上過去種地一年的收入。年過花甲的田桂花說:“做夢也沒想到能過上這種好生活。”

包括湖南、貴州、湖北、重慶4省市交界地區71個縣(市、區)的武陵山片區,總人口3600余萬人,有11303個貧困村,占全國貧困村數量的7.64%。近年來,易地搬遷、產業扶貧、開山引水、修路建橋……武陵山的熱土上,沖鋒號嘹亮,各地集中火力發起脫貧攻堅的總攻。

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以“不摘窮帽,就摘官帽”的氣魄、“脫幾層皮”的決心開展脫貧攻堅。目前,宣恩、來鳳、鶴峰整縣脫貧摘帽,貧困發生率由30.61%降至5.83%。

活躍在恩施大峽谷景區的“背簍哥”劉成松,過去是典型的貧困戶,“吃了上頓沒下頓”,如今徹底擺脫貧困,過上了好日子,攢下存款數十萬元。他說:“我們這些人,都是依靠旅游才有了好活路。”在恩施,旅游業迎來跨越式發展,綠水青山逐步轉化成金山銀山,40萬各族群眾吃上了“旅游飯”。

啃下硬骨頭

目前,脫貧攻堅進入到最吃勁的時候,面臨的都是“最難啃的硬骨頭”。“要打贏這場攻堅戰,就必須啃下這些硬骨頭。”湖南省扶貧開發辦公室主任王志群說。

深度貧困地區無疑是“硬骨頭”。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瀘溪縣是深度貧困縣,去年,當地還有3個村因為沒通路脫不了貧。

興隆寨村就是其一。過去,村民從外面回村,需要先坐渡船,再在山里步行約1個小時才能到家,山貨運不出去,山外的技術和人才引不進來。

“想盡辦法也要修橋!”得益于東西扶貧協作機制,當地政府與山東省濟南市章丘區齊心協力開始建橋。扶貧干部冒著刺骨的寒風,趟著冰冷的河水,經常吃住在工地上,終于在2018年12月,大橋以及24公里的村組公路建成通車。

通車后,周邊村組1.2萬人有了脫貧希望,3個村陸續打造了近170畝蔬菜和中藥材基地,貧困戶預計每年從中直接獲紅利50多萬元。

面對“最難啃的硬骨頭”,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打造了有名的“尖刀班”。

恩施把“精兵強將”向深度貧困縣和深度貧困村傾斜,由村兩委、工作隊和包村干部整合組成“尖刀班”2433個、19737人,以充足的力量保證脫貧攻堅各項工作落實。

去年引爆海內外媒體圈的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屯堡鄉田鳳坪村“絕壁取水”,就是“尖刀班”的杰作之一。

坐落于朝東巖下的田鳳坪村,是恩施市19個深度貧困村之一,缺水是田鳳坪村祖祖輩輩心頭之痛。當地村民戲稱“田鳳坪令人愁,吃水貴如油。”隨著脫貧攻堅深入,各項基礎設施逐漸完善,缺水成為最后一塊難啃的“硬骨頭”。

去年秋天,“尖刀班”帶著村民成立探水隊,用繩索下絕壁,到百米之下的巖洞中尋找水源。歷盡千辛萬苦,終于找到洞內一公里深處的清泉。為把清泉引下絕壁,“尖刀班”冒著生命危險抬著發電機、電線等設備。經過各方努力,徹底解決了村里183戶、780人的飲水難題。

這種例子在恩施數不勝數。建始縣茅田鄉鐵廠村“尖刀班”在絕壁上搭建136步天梯,在絕壁洞內建蓄水池,實現了鐵廠村祖祖輩輩安全飲水的夢想;宣恩縣曉關鄉騾馬洞村“尖刀班”在懸崖峭壁上鑿出一條6公里長、5米寬的通村公路,結束該村不通公路的歷史……

邁步奔小康

脫貧不易,鞏固更難。對于武陵山片區各地來說,脫貧不是為了一時摘帽,而是要真正實現穩定脫貧。

重慶市黔江區各級干部對兩個群體格外關注——未脫貧戶,雖已脫貧但如遭變故容易返貧的脫貧邊緣戶。

在黔江區中醫院骨科病房,經過膝關節手術治療的王永平,得知以后能擺脫拐杖實現自由行走時,這位51歲的貧困戶高興得大喊。

黔江區山高坡陡,容易導致骨關節磨損,加之山區潮濕陰冷的氣候,髖膝骨關節病多發,致殘率高,是穩定脫貧的“攔路虎”。近年來,黔江區整合資源,免費為符合手術指征的深度貧困戶更換人造髖膝關節,讓這些因病致殘的深度貧困戶擺脫殘疾,實現“救治一人,脫貧一戶”。

對脫貧邊緣戶,黔江區也有對策:類似“股權扶貧”這樣的長效增收機制,脫貧一段期限內保留股權,享受分紅;脫貧戶發展產業的,繼續給予貸款貼息;駐村工作隊不撤,繼續當好群眾脫貧領路人……

作為武陵山片區的“易地扶貧搬遷大戶”,在幫助70余萬貧困群眾“挪窮窩”后,“拔窮根”是湖南省目前正在著手的重點工作。

今年,懷化市的辰溪縣將主要精力放在產業扶持和就業幫扶上,要幫助15943名易地扶貧搬遷對象“拔窮根”。辰溪縣縣長謝建軍說,當地通過“以獎代補”等方式,發展特色產業基地21個,今年規劃實施總投資達11.9億元的后續產業項目有23個,重點發展稻花魚、油茶、大棚蔬菜、鄉村旅游、電子商務等,引導搬遷戶以入股分紅、土地流轉、基地務工等形式加入,多措并舉幫助他們增加穩定收入。

辰溪縣大水田鄉土橋村貧困戶柴澤明,一家人過去擠在只有20平方米的破舊木房里,地處偏遠,長期窮困。2017年,縣里幫他搬遷到較為繁華的地段,并為他量身打造了養鵝計劃。“以前日子過得緊巴巴,搬出來后,天地寬了,致富也有希望了!”柴澤明說,通過發展產業等,他家今年毛收入可達到8萬元。

除了加大勞務輸出,辰溪縣還重點推進貧困戶在城區就業,鼓勵企業在安置點辦“扶貧車間”,實現“搬遷一戶、就業一人、脫貧一家”。

黃溪口鎮毛家田村搬遷戶舒青花每天吃過早飯,就走路來到“扶貧車間”上班,每月收入有2000元。窮了大半輩子的她說:“在家門口就能就業,小孩讀書也很方便,我們很滿足。”


網友評論
? Top 江苏老快3开奖 西瓜答题赚钱是真的吗 彩38彩票网址 新手买8吨吊车 赚钱吗 约彩彩票首页 烟酒如何赚钱 703彩票安卓 带海外团导游如何赚钱吗 峰雨棋牌麻将官网下载 日本房产中介好赚钱吗 成都手机麻将群 怎样利用腾讯云赚钱吗 转发快手赚钱是真的吗 66微彩有带赚钱的靠谱吗 赚钱的门路现在做什么生意赚钱 大圣闹海捕鱼平台 陶小说可以赚钱吗